~

作为一个软件工程专业的学生和技术爱好者,在技术团队中的合作经历显然是不少的。为什么这里说的是技术团队,而不是软件团队或开发团队呢?因为技术团队可以是运维,可以是数据分析,可能是行情研究或者是做综述,可能是顾问,当然也可以是实际软件开发。下面提到的例子显然和软硬件有关。YDJSIR不在此处记录那些YDJSIR全程与技术无关的记录。下面的记录按参与时间降序排。

竞赛项目类

第17届(2022)花旗杯

队友都是神仙,对任务从不挑剔,使命必达。YDJSIR甚至怀疑YDJSIR是不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过度简化了团队合作的难度。作为Team Leader,YDJSIR过得太舒服了。这也是第一次对接一个比较真实的外部需求(需求方不是软件专业人员)。不过这么好的甲方估计也没处找了。

课程项目类

众包平台——《软件工程与计算Ⅲ》 负责人

迭代三

在做了在做了。

迭代二

由于花旗杯,迭代二剩下来的时间其实也就两个星期。四个人基本都在推。前端的技术实力实在有限,为传参问题卡了很久,最后YDJSIR上手解决。最后,YDJSIR和她一起搞前端,迭代一中的那个后端负责后端善后,YDJSIR连续两天4点睡8点起,疼。

迭代一

YDJSIR有中等技术和中等实力,四个人中三后一前。前端在还有三天就要截止的时候试图换了一个框架,结果做到前一天才发现不会向后端传参。于是最后三个人(有一个后端没出席)连续肝了一天。惨痛的教训。

在线教育——《软件工程与计算Ⅱ》负责人

队友们比较喜欢上号,不明确安排任务基本不会动,而且作息日夜颠倒。YDJSIR催到最后也实在不好意思了,于是详细设计文档的前端部分只写了一个情况。被检查的时候翻车了。而后,队友认为错在YDJSIR,并表示即使当时他不想做,最终布置了要做也是会做的。由于YDJSIR没有安排这部分,错在YDJSIR。YDSIR承认他是对的。

HTTP服务器——《互联网计算》(计算机网络)负责人

某人直接带飞全场,解决了所有的技术难点。YDJSIR不过做了点包装的工作,然后硬生生分裂出两个项目。剩下俩人的负责的技术点均攻坚失败,没有成果。最后一个人基本没技术上的贡献,只是剪了一个视频写写报告。又是一个因为实力差距过大而导致最后没怎么合作的组队项目。

汉字手写数字识别——《人工智能基础与产业发展》负责人

YDJSIR的队友是大四学生,且已经在老师的课题组下搞和机器学习有关的内容,对付这个项目可以说是信手拈来。他直接把整个项目做完了,并且表示不会漏了YDJSIR的名字。修改代码风格之类的无用功没必要做,毕竟是课程作业。YDJSIR在感叹实力碾压之余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舆情研究——数据科学基础 负责人

YDJSIR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仅限于画画图写写报告了,不过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专门做基于统计的传统语料方法,一个人做机器学习,YDJSIR水报告,分工明确,井然有序。就是可惜最后YDJSIR的报告过于红砖,堆了一堆套话,被czy教授打断并怼了。算是美中不足吧。不过此事件也告诉YDJSIR对什么人该讲什么话的重要性。工科是讲求实际的,不喜欢玩弄这些虚的。

行业研究——高科技产品探究 负责人

四个刚入学的软件工程新生在期末考后聚在一起研究未来可能涉及的行业,一起畅谈美好的未来,是多么美好的经历!这是在友好的讨论氛围中紧密而高效的合作。

爱好社群类

ABN-Team 负责人

详情请查看 https://abn-team.top

这部分就不按照项目分开了。毕竟,对于这个团队而言,基本所有的项目都是围绕着Minecraft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周目,给YDJSIR带来了无尽的欢乐。虽然出于硬件和时间的考量,YDJSIR基本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服务器运维上了。在分工上,基本不存在什么需要协商的事情。主要活动都在假期,大家都很闲;而且处于娱乐的目的,大家积极性都很高,有什么需要的事基本都有对应的人主动去做。作为团队领导者,并不需要花什么精力在统筹协调上。这样的合作,毕竟是少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