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JSIR

引子

YDJSIR总是那么特殊,Always。

YDJSIR总不能理解他人的想法,并总有一套独特的对世界的看法。

YDJSIR长期因此给别人和自己带来困扰。

知道高二,YDJSIR才了解到这个名词。

阿斯伯格综合征

在大学,YDJSIR终于能在相关专业里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和一大群能和YDJSIR愉快地交流的伙伴。YDJSIR也因此愈发地想帮助和YDJSIR相似的人。

因一个偶然的机遇,YDJSIR了解到一个南京大学物理学院下的一个公益组织————鲸语者。

image-20210421185138559

image-20210421190845311

这个团队希望通过陪伴儿童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以一种类似于行为治疗的方式,给他们以温暖,并帮助他们接受自己的不同之处,并努力融入到社会中。团队的成员大多没有经过专业的心理学训练,但他们在长期与相关儿童接触的过程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他们在做的,是给这些孩子与相对友善的正常人的交流的环境。他们的活动基本和常见的团队活动没有什么区别,而让这些孩子能在人群中“故作正常”,正是这个组织的最高目标。

于是,从这里开始,“他们”变成了“我们”。是的,YDJSIR成为了这个组织的一员。YDJSIR希望在这些孩子身上,寻找YDJSIR当年的影子,并加以自我反思;YDJSIR同样希望通过与家长的接触,了解YDJSIR的父母的心酸;YDJSIR更希望以自己的行动与技术,让这个社团能运行得更好。YDJSIR将把中心放在该社团的网站构建上。这便是下面的故事的开始。

YDJSIR没有感官超载带来的系列问题,然而这些孩子的处境,YDJSIR确实是亲身感受。回想过去,YDJSIR常会这么想,当YDJSIR因为自身原因感到痛苦的同时,也在给别人带来痛苦,而且常常是很多人的痛苦,从父母、老师到同学。YDJSIR常感到愧疚,因为YDJSIR常因为自己的痛苦而忽略了自己给别人带来的痛苦,故作正常,是社会的期望,也是YDJSIR存在的必要条件。因此,当别人在提及YDJSIR可能因为我的缺陷感受到痛苦的时候,YDJSIR更多想的是怎么不要影响到别人。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当YDJSIR看到志愿活动中那些大闹的孩子时,YDJSIR感到心疼希望他们能明白这样的道理。(疯狂开关房间照明、大喊大叫试图让周边的人关注他所关注的事情,情绪不由自主地崩溃等)他们在将自己的痛苦施加到别人身上,这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接受的。

除却极少数最亲近的人,大多数人对他人的包容是有限度的。透支他人信任的行为是可恨的。YDJSIR努力尝试根据经验,“站在他人的角度”进行思考。然而,子非鱼,焉知鱼之乐?YDJSIR明白,再怎么站在他人的角度,实际上仍然是从自己的认知出发对别人进行推测。但随着经验的积累,效果大概会好一些吧。

2021年的暑假,这个组织组织了一个夏令营。志愿者们和孩子们在南京江宁的一个度假村里度过了愉快的七天。这样的活动形式令YDJSIR感到震撼。在这其中,许多话语更是深深地触动了YDJSIR。

未完待续……


评论